第七十八章 美人
作者:若施 更新:2019-10-30

第七十八章 美人

顺着声音,亚喀斯看见从水歌身后缓缓走出一个,披肩黑发,如雪肌肤,婀娜多姿,一行一动之间,自然地散发着其独特魅力。

这真美即使是身为同性,白洛也忍不住感叹,这,是她所见过的美女中最美的,即使是那些影视女星也无法与其匹敌。

“你是谁?”亚喀斯倒没有被对方的美色所迷惑,警惕地问道。他在白洛的身体里存在了那么多年,从来不还有这号人物的存在,再说,这又不是谁都能进来的地方。

阎弥瞧了亚喀斯一眼,微笑不语,转头看向水歌就像我说的,你存在的价值就是被利用,若白洛存在一天,你永远只是个替代品而已。”

“你这个,在瞎说?”亚喀斯有种不好的感觉,转向水歌,催促道,“水歌,你快到我们这边来,这来历不明,无端出现在白洛体内,必有不良企图,快。”

感受到亚喀斯的焦急,水歌下意识地想往他那个方面走去。阎弥眯了眯眼,状似无意地说道为非要说这是白洛的身体,事实上,这也是水歌的身体。不是吗?”不跳字。

听到这,水歌止下了脚步,是啊,这也是她的身体

亚喀斯关注着水歌与那个之间的互动,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,盯着水歌问道水歌,你是不是认识这个女的?”

水歌目光微垂,与亚喀斯的目光相,右手攥了攥衣襟,点了点头。

亚喀斯心中冰冷,水歌是他跟前长大的,因所处环境的特殊,从来不与外人接触过,心思相对单纯,这样的单纯若生活在外界,并不是好事,但在体内的话,恰恰是最需要的。他也是出于某些私心,不想让水歌见识到人类的阴暗面,觉得这样的话不管是对白洛还是对水歌都是一件好事,因此在平常的教育和言谈中特别注意这一点。可没想到正是因为水歌的单纯,被对方轻易地利用。

亚喀斯竭力控制住的情绪,直觉告诉他,眼前的这个不简单,不对待的话,极有可能万劫不复。

白洛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事情,大脑有些懵,也许就像亚喀斯所说的,精神力消耗过大,还一时没有恢复,以至于她觉得大脑还无法正常运转,只觉得体内突然出现这样一位大美女真是一件稀奇的事情。

亚喀斯见白洛一声不响,以为被吓到了,低头安慰她放宽心,万事有他,然后站起身黑着脸问道你到底是谁,会在白洛的身体里,你究竟有目的?”

听到亚喀斯的问话,阎弥咯咯直笑,举手投足之间,端的是风情万种,勾人心魄,若是普通人见到,绝对会为她神魂颠倒,直接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
亚喀斯右脚轻轻点地,地面发出一阵轻微的摇晃,他不屑地斥道媚术,雕虫小技而已”

阎弥见被人识破,也没有生气,状似无辜地说道不好意思,我是阎弥,刚才不是特意为之,随意而已。我只是觉得好笑,我们在体内相处了那么多年,难道你一点都没有感应到吗?”不跳字。

“你是?”亚喀斯眉头微皱,沉吟了片刻,大骇道,“难道你是那股不知名的能量,我记得刚入侵白洛这具身体的时候,总有一股莫名的能量与我相对抗,害我无法占据这具身体,不过当白洛佩戴阿拉司黑玉之后,这股能量却偃旗息鼓,不再出现。”

“对,就是我。”阎弥直接承认道。

亚喀斯的声音冰冷至极你现在出现的目的还是原先那个吗?”不跳字。还是想占据这具身体,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吗?若真是这样的话,估计对方要失望了,她可能不了解阿拉司黑玉的功效,但阿拉司星球出来的亚喀斯哪会不,黑玉认主不是表层次的,它认的是灵魂。

在地球这样低级文明星球,夺取身体的控制权很少见到,可说是百年难遇,但在中级文明星球或是高级文明星球,这都是很常见的,在力量决定一切的地方,被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,也只能怪当事人实力不济。黑玉认主的对象是灵魂这一点,就是在从无数次的事实中被验证的。

“我说不是的话,你是不是特失望,因为从水歌出现的那一刻起,我就改变了主意。”纤长的食指晃动在红唇前,自然随性,却具有其独特的曲线幅度,优雅中又充满诱惑力。

阎弥缓步上前,指着躺在地上的白洛说道你一开始不是也想占据这具身体,后来无奈地被困在了这具身体里,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在眼前,你就不心动吗?”不跳字。

白洛听到这里,即使大脑再不清醒,她也听明白了一点,那就是眼前的这美人将对她不利,而且这美人还是以前亚喀斯所说的存在于她的体内的那股神秘力量。

“,你是想说服我站在你那边吗,可惜要让你失望了,即使我站在你那边,也灭不了白洛,有阿拉司黑玉的存在,你一旦袭击她,你就会受到阿拉司黑玉的攻击,你是斗不过它的。”亚喀斯坦言告知。

阎弥脸上没有亚喀斯所预想的惊讶与挫败,反而是一脸平静在这个身体里面待了这么久,哪会不这一点,若没有水歌的出现,我或许只得无奈地等待白洛寿终正寝,但是机会出现了,我怎会放过,估计你也明白这一点,只是不敢往这个方向想而已,我们灭不了白洛,但是水歌可以,水歌虽然是小魂,但终归也是这个身体的灵魂,与白洛的灵魂气息相似,你所说的阿拉司黑玉也绝不会发动进攻。”

听到这里,亚喀斯的内心深处波涛汹涌,那个所分析的没有,若水歌主动夺舍的话,阿拉司黑玉根本不会阻止,虽然两个灵魂有区别,但灵魂气息很相似,阿拉司黑玉是很难分辨这一点的。为了让对方不在他这里得到肯定,即使心里再震惊,也不能体现在脸上。

亚喀斯笑着鼓掌,揶揄道是真不会发动进攻吗?你倒分析得不,不过我可要提醒你,这只是你的判断,若万一了的话,我们几个不能同年同月生,估计是要在同年同月死了。所以呢,我不会站在你那一边的。至于水歌,你也甭想利用。”

说到这,亚喀斯看向水歌,放轻声音水歌,快,到亚喀哥哥这边来,你身边的这个蛇蝎很危险。”

水歌听到亚喀斯的呼声,脚步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几步,行进中回头看了眼阎弥,见阎弥没有出声制止,只是有很自信地站在那边看着她,脸上还带着笑容。只那一眼,水歌停下了脚步,往后回退了几步,微偏开脸说道亚喀哥哥,这样子对你对我都好,我也是这个身体的主人,为白洛能在外面肆意享受丰富的生活,而我却只能埋首修炼,枯燥过日子。你不修炼的时候找我聊几句,你修炼时就对我不管不顾,你们嘴上说关心我,却从来只会利用我。我不要”越说,水歌的情绪越激动,一开始还不敢直视亚喀斯的目光,最后已不管不顾,小脸扬起,宣泄着的不屈。

白洛看着那张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脸,因情绪波动,脸颊越来越殷红,还有那双因委屈而发红,眼泪盈眶的眼睛,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,以前她感到万分委屈,偷偷躲在卫生间,抬头从镜子里看见的就是这副模样,水歌是真的委屈了。

亚喀斯对水歌的反应也很震惊,水歌是他看着长大的,他一直以为很清楚水歌的所思所想,此刻才,原来有些事情,看似不重要,但他还是忽略了。

“水歌,你的想法我现在了,是亚喀哥哥我没有考虑清楚,是亚喀哥哥的,你乖乖。”亚喀斯轻声呼唤,面对水歌的背叛,他没有生气,反而是心疼。他真正需要生气的对象是欺骗和利用单纯的水歌的阎弥。

只要此刻安抚住水歌的情绪,亚喀斯他在以后一定会好好解开水歌的心结,哪个人没有成长的过程,哪个人没有叛逆的阶段?

“你现在,你就以为你以后真能感受外面的世界吗?你内心深处最大的渴望真能实现吗?”不跳字。阎弥见水歌因亚喀斯的话再次抬起脚,适时开口。

是啊,了,难道她就能像白洛一样生活吗?了,难道亚喀斯以后就只会喜欢她一个人吗?水歌低头苦笑,她还想让亚喀斯拥有的身体。抬起头时,水歌的脸上已恢复平静,鼓起勇气对上亚喀斯的眼睛,说道亚喀哥哥,对不起了,今天恐怕不能站在你那边了。”

阎弥满脸笑容地拍拍水歌的肩膀真是个聪明的女孩,我喜欢”

第七十八章 美人

第七十八章 美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