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不可思议(上)
作者:袁小北 更新:2019-10-30

梁子文越想心里越是不安,他渐渐觉得自己进入“身在天堂”KTV将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,但是,他不会中途退出,即便是前方有任何艰难险阻,他一样会不断地走下去,直到走到底为止。

梁子文走到门口,忽然看到隔壁304房间的门开着,可是里面却漆黑一片,就像是有人故意用厚重的黑布将光线阻隔在外,不透过哪怕一丝的光线。

梁子文心中甚感奇怪,但是这不管怎么说都是民宅,就算他现在是警察的身份,在未征得屋主的许可的情况下,他也不应该私自进入这个房间,这在法律上叫做私闯民宅,但是此刻,他被强烈的好奇心所蛊惑,而且,更为重要的是,他能深切地感觉到黑暗中透射出的那种吸引力,或许,袁小北就在这漆黑的屋子里。

他猜测着,猜测着袁小北应该就在这屋子里,但是,这只是一种直觉带给他的猜测,没有任何的证据。

漆黑的屋子就像一只怪兽张开的血盆大口,等待着那些被好奇蛊惑的人心走进,然后一口将他们吞下。

最终,梁子文还是走了进去,走进了那个看不见终点的深渊。

屋子里很黑,黑到看不清前面的事物。

“嚓,嚓,嚓——”顿时黑暗中亮起了一点光,梁子文打着了打火机,希望借此来看清楚周围的环境。

如星火般的火苗在黑暗中燃烧,所发散出来的光亮却让周围更加黑暗,现实中的许多现象都是如此,如果单独看待一件事情,或许不会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,就好比一个贪官,贪了一百万,或许在现在看来很正常,但是,当将这个贪了一百万的官去和那些衣着破烂,满身脏污的乞丐相比时,你就会深切地感觉到这贪官的可恶。

黑和白,往往只有在相互比照时才能显示出巨大的差异,而这种差异感会给人十分不舒适的感觉。

而此刻,这光亮非但没有给梁子文带来任何的安全与舒服,反而让他越发感觉到周围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森然的气氛。

他能闻到屋中散发出的发霉的味道,这是因为久未见阳光所产生的阴暗发霉的现象。

呼吸着发霉的空气,梁子文在屋中仔细地观察着,借着这微弱的火光,他大体上看清了周围的物什摆设。黑色木质的桌子,在火光的映射下,散发出某种古旧的气息,还有那木质的椅子,木质的柜子,木质的床,铜质的衣架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都让梁子文情不自禁地想到古时的家庭,而更令他感到震惊的是那个镶嵌有一面较大镜子——那是一面铜质的镜子——的梳妆台,是那种典型的古时的梳妆台。而此刻,他看着镜子中拿着打火机的自己,影像因为铜质的镜面而变得模糊不清,同时也因为火苗的不稳定而变得飘忽不定,那感觉就像是一个鬼影。

梁子文的心不由地颤了一下,忽然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要出来。

是恐惧!是的,这是源自人内心深处的本能的恐惧。

在人类的发展历程中,机械化和电的发明使得人离这种恐惧越来越远,但是它并没有消失,而是隐藏了起来,当时间和环境适宜时,这种恐惧便会再次出现,试图控制人的心理。

梁子文是受过训练的刑警,对于如何控制自己内心的恐惧感,他早就准备好了。

在刑警训练的时候,老师曾经告诉过他们,人在受到本能的恐惧感影响时,往往会产生大脑缺氧的情况,而一旦大脑产生了缺氧的现象,就会加速人的头脑混乱与心理恐惧,这时候,人最应该做的一件事就是保持头脑的清醒,尽力地为大脑输送氧气,最直接,也是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深呼吸。

于是,梁子文深吸了几口气,尽量让自己不断加速的心跳变得平稳下来。

深呼吸了几次之后,梁子文的心也平静了许多,大脑也清醒了许多。

铜镜中的模糊影像依旧在飘忽,但是梁子文却没有了那种恐惧,虽然这黑暗还是让他感觉到不舒服,但是却好了许多。

他仔细地观察着这间屋子,忽然发现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。

按照他的观察,在这种建于九几年的房子里,各个房间的布局应该差不多,因此,304房间的布局应该和袁小北的房间布局一样,但是,从眼前的景象看来,并非如此,因为,梁子文转遍了整个房间,所看到的也只是一个房间,除了进门之后走过一段类似于平房的“门洞”的走道之外,就只有这一间房的空间,但是,这个房间里却没有人,即便是一只能喘气的猫,也看不见。

难道说这间屋子和袁小北那间屋子一样,没有人?

想到这里,梁子文不由地又吸了一口凉气,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是不是有一种力量,将302和304两个房间里的人给一起弄走了?

但,这种力量又是什么呢?

他不由地又想到了昨天半夜里在KTV听到的那阵奇怪的歌声……

虽然他不敢确定这两者之间是不是就已经存在着某种联系,但是,他可以确定的是,今天所遇到的奇怪事情是在听到了昨天半夜的歌声之后才出现的。

梁子文并不知道这间屋子里居住的是什么样的人,而眼下,看着这件深处于黑暗中的空荡荡的屋子,却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,一度让他觉得自己是进入了坟墓。

实际上,他并不想在这里多呆片刻,但是,眼下他还不能走出去,因为他感觉到这间屋子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,而这个秘密或许就是揭开袁小北神秘失踪的关键所在。

于是,他开始在屋中寻找起来。

“咝——”梁子文不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迅速地甩掉手上的打火机,微弱的火苗也在瞬间熄灭,整间屋子顿时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中。

由于长时间的燃烧,梁子文手中的打火机已经无法承受住高温的炙烤,打火机又是塑料制成的那种,与滑轮接触的部位早已经融化,最终烫到了他的手,这才让他将打火机甩了出去。

失去了光照的梁子文,只能在黑暗中摸索。

虽然那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火光,但是在这黑漆漆的环境中,多少还能给梁子文带来些安全感,尽管这安全感也是相对而言的。可是而今,当自己完全地陷入黑暗之后,他开始有些胆怯起来。令他感到胆怯的原因,并不仅仅是出于对黑暗的恐惧,更多的是对突然出现在黑暗中的事物的担心,虽然这事物出现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令他感到奇怪的是,他在这间屋子里面竟然没有找到灯的开关,而这,在寻常的家庭中实在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奇怪的事情接连发生,只是这些奇怪的事情之间相隔时间并不长,在他还未来得及喘息之前,接二连三的不同寻常就又一次触碰着他的心灵。

但是他知道,眼下并不是他思量这些奇怪的事情的时候,当前他应该做的是找到袁小北,但是,又该如何下手呢?

他在黑暗中摸索着,不觉得手就碰倒一些物件,使得幽静的屋中发出阵阵杂声,在黑暗中尤其显得刺耳。

听到这些清脆的声响,梁子文放慢了动作。毕竟他现在是在别人的家里,而且是在未经主人允许的情况下进入的,单是这一点就已经违反了法律,如果再将主人家的物品摔坏了,那更是“罪上加罪”。

黑暗中,梁子文看不见眼前的任何事物,只觉得眼前乌黑一片,伸出的手也不知道落在了何处,忽然,他感觉自己的手碰到了一个什么物件,但是究竟碰到的是什么物件已经不再重要,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被随之而来的砖石的摩擦声给吸引了过去。

毫无疑问的是,梁子文在黑暗中碰到了一个机关的开关,从而打开了一个密室的门。